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吟天涯(原创博客)

梦吟千里天涯远,醉月熏风畅意酣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留存】《中华散文精粹》入选散文一篇  

2012-02-18 12:40:48|  分类: 留存鉴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中华散文精粹》入选散文一篇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血染的杜鹃(外一篇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北国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的,就像一个喜欢沉睡的孩子,需要一些声音或动作来唤醒她。而这个时候,山是寂静的,水也是寂静的,一切都好像还没有从冬眠中苏醒过来。不经意间,在山坡旁、在溪水边、在峭崖上,一枝枝迎风摇曳、含苞待放的兴安杜鹃随处可见,似乎迫不及待地向人们传送着春的信息。此时,山间的冰痕雪迹还没有彻底消融,而兴安杜鹃已经踏着严寒,迎着微风即将盛开,宛若一位唤醒北国之春的使者!
        每当这个时候,我都会选一个晴好的天气,去山里赏杜鹃。一个人在宁静的清晨,踏着薄雾的轻灵,走在静谧的晨光里,一种惬意的感觉油然而生。不知不觉中,我爬到了山坡上,一丛丛、一簇簇的杜鹃花正热烈地开放着,它似火如霞,绽放着生命的颜色。好久没有享受如此美丽的景色了,徜徉在满山的红艳中,心里涌上一种别样的兴奋,也深深地感悟到杜鹃花生机的旺盛和生命的顽强。
        满山坡红彤彤的杜鹃花海中,突然有一片与众不同的白色花朵映入眼帘,像是在有意点缀这漫山遍野的嫣红。仔细望去,原来是个一袭白衣的漂亮女子,伫立在花丛中。她凝望着山下,似乎在深深地思索着什么。天啊,在她的脚下,还横躺着一簇杜鹃花,俨然是刚从枝上折下的。这个季节,山里不乏赏杜鹃的人,也常常会有人折下几枝带回家去,用水养在花瓶中,让这份美丽和馨香在房间里漫延。可是这样近乎一簇一簇地折取花枝,还是第一次见到。我有些愤愤不平了,也深深地为这些夭折在山野里的杜鹃花感到悲哀。
       我的脚步加重了些,但是似乎一点没对她产生影响。她依旧面对着山下,一动不动,宛然一座花海中的美人雕塑。突然,那座“雕塑”动了。她弯下身,又开始折杜鹃花枝。我忍不住了,疾步走过去,压着心里的火气对她说:“你采的花太多了吧?”她好像才发现有人似的,回过头来,这是个面容清秀的年轻女子,长得很文气,只是脸色有些苍白。
     “我想把他带回家去,谁也不能把他从我身边夺走。”她轻轻地说了句,眼里分明有泪光在闪。 这没头没脑的话弄得我有点发慌,一向不喜欢管闲事的我有些后悔了。
      于是我对她说:“我没吓到你吧?”
     “他们说我有病,不让我出来,可是这个日子,我怎么能不来呢!”她看了我一眼继续说:“你知道赵海吗?我是他的妻子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她的语气里含着很大的自豪感。
       我的心不禁一颤——赵海!不就是那个为了扑救山火而英勇献身的年轻武警战士吗?也是去年的这个时候,报纸上电视中铺天盖地地报道他的事迹。他是一名警校毕业的大学生,牺牲的时候年仅28岁。据说,他新婚的妻子不仅容貌姣好,而且是名牌师范大学的高材生,本来可以留校任教的,因为爱,随他来到了这座北方林区的小城,应聘成为一名普通的中学教师。
       爱人牺牲后,当组织问她有什么要求时,她什么也没提,只是要求组织把她的工作正式安排在这里,她要在这里工作一生,陪伴她最爱的人。后来听说她一度精神恍惚,不能给学生上课了。市长亲自下达了指令,要尽一切努力,照顾好她。并说,虽然英雄不在了,但我们有义务替英雄照顾好他的亲人……
       这些信息都是我从各家媒体获取的,可现在,这个人就活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,而我刚才竟然还指责她。我愧悔交加,赶紧弯下身,帮她整理散落地上的花枝。可是我也疑惑,纪念爱人可以有很多方式,她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幽静的山坡呢?是她的意识依然不清晰,还是这里有着曾经过往的美好记忆?
       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,喃喃地对我说:“来到这座城市的第一个早春,他带我到这里看杜鹃,我就深深地喜欢上了这种花。他每天晨练都特意来到这里,采一枝杜鹃花送给我,这样一直到我们结婚。”
      “无情未必真豪杰。”谁说英雄的情怀都是钢铁意志呢?我转过头,悄悄拭去滑落面颊的眼泪。
      “他说,你这么喜欢兴安杜鹃,如果我有朝一日先你而去了就化做这种花儿陪伴你吧!” 听着她的喃喃细语,望着她美丽但很清瘦的容颜,我心里充满了虔诚的祝福:她这么喜欢兴安杜鹃,这么喜欢这种生命顽强,身临逆境,泰然处之,有着不屈意志的花,她一定会从这种花儿极具内涵的品质中悟出一些真谛和生命启迪的。我相信,她的身体一定会一天天好起来!
        我抱着一簇杜鹃花挽着她向山下走去,一路上她不时驻足回首,依依不舍地望着那片生机烂漫的杜鹃花海。
        雾霭散去,阳光初照。杜鹃花在朝阳的映射下显得更加赫目娇艳,因为那是英雄的杜鹃,血染的杜鹃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永远的故事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    我童年的时光是在外婆的故事里度过的,外婆很会讲美丽的神话传说和童话故事,而且也多是美好的结局。即使诸如《天仙配》或《牛郎织女》之类棒打鸳鸯天各一方的结局也会被外婆改成喜洋洋的花好月圆。我小的时候是个很爱幻想的女孩儿,听着听着就会问:“我会不会就是那个天上下来的仙女呢?” 所有人都笑起来,但是外婆不会,她总是轻轻抚着我的头,幽幽地说:“你快长啊,长大了就会变成漂亮的仙女了.”
        听了外婆的话,我会浴在一个繁星满空的夜色里,独自坐在庭院的藤椅上,静静地望向那一闪一闪的星星,想着或者哪一颗真的是从天上降下来变成的自己,然后回味着故事里美丽的仙女终于得到了幸福的生活,会不会就是长大后的我呢?这样痴痴地想着,就红了脸,又怕被别人看见,赶紧飞快地蒙着脸跑开了。
       小女孩的幻想在似水流年的红尘里慢慢淡化,外婆也没能躲过自然的生老病死而被岁月无情地带走。但这些美丽的故事却永远留在了我的心中,成为童年时光里最温馨的回忆。后来当我开始习惯用文字凭吊生命的沉沉浮浮,诠释或浓或淡、或悲或喜的情感时,才用心理解了外婆的这些故事。外婆在28岁时失去了心心相爱的外公,那个时代丈夫是女人的天,天虽然有时也会塌掉,但是却不允许女人再去寻找另一方天。外婆的青春从此零落在蹉跎的岁月里,以致于她生命中后半个世纪的爱情世界一片空白。她是以一种怎样的心境给我们讲述这些美好结局的故事呢?我不敢深想,一任眼里的朦胧湿润了柔软的心。
       是了,一定是外婆把自己的不幸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寄托在了这些故事里,讲给她最挚爱的外孙女儿听。那些天长地久、花好月圆曾经是她生命里沉淀许多年的痛,她把那些无法忘却的记忆凝成一份一份的祝福,在娓娓的故事里送给她最挚爱的亲人。我一下子明白了父母对外婆一直以来的恭恭敬敬,他们是在用一种特别的崇敬回报外婆几十年来的含辛茹苦。而我们这些听故事的孩子,当时却是什么也不懂的。
       此岸花落,彼岸花开,我也随着时光的荏苒走过如花似玉的年华。怀着对外婆无尽的思念,这些美丽的故事一直被我存放在记忆里最珍贵的地方,直到我做了母亲,有了自己的儿子。我迫不及待地把这些故事拿出来晾晒了,讲给我的孩子听,一起听的还有我生命中的另一半。孩子咿咿呀呀似懂非懂,而他就在一边漫不经心地笑,偶尔也淡淡地说一句,那么老土的故事还记得,也真难为你了。我想告诉他若干年前的一个个夜色里,那个喜欢把幻想藏在梦里的小女孩儿的心事,但终于什么也没说。男人和女人,男孩儿和女孩儿的天性是不一样的,我突然有了一点莫名的悲哀。我知道随着儿子的渐渐长大,他的童年会更喜欢“变形金刚”和“奥特曼”之类的故事,但我还是想趁着他还能接受的时候,把我童年里点点滴滴的美好放进他的生命里。
        外婆让我知道了有故事的童年是幸福的,而我由衷的也想给儿子一个幸福的童年回忆。我去书屋买来了好多儿童故事书,一点一点地讲给儿子听,有时候居然也会发现书里有外婆讲给我的故事。这时我就会很兴奋地告诉儿子,这个故事是妈妈小时候听过的最美丽的故事,而给妈妈讲故事的外婆是最懂得妈妈、最疼爱妈妈的人。
       陌上红尘,流光似水,直到现在,我再也没有听到过那么美好、那么令我动情的故事,或者,这只能是连同外婆一起永远放在心里的回忆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7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